您的位置:主页 > 汽车 >

动力电池回收成本高 多地发布动力电池回收试点方案

  

动力电池回收仍面临成本高等问题

 

  3月21日,四川省发布《四川省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工作方案》,要求在每个地级市至少建立1个满足废旧动力蓄电池回收需要的新能源汽车维保网点和回收服务网点。

  随着动力电池“退役潮”到来,目前全国17个省市已被选为动力电池回收试点地区。尽管动力电池市场规模在不断扩大,各路整车企业、动力电池生产企业和资本也开始加强布局。但目前动力电池行业尚未形成规模,仍面临回收成本高、利用率低、行业技术规范不完善等瓶颈。

  多地发布动力电池回收试点方案

  按照《四川省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工作方案》规定,到2020年,四川省将建设3个锂电池回收综合利用示范基地,打造2个退役动力蓄电池高效回收、高值利用的先进示范项目,培育3个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标杆企业,研发推广以低温热解为关键工艺的物理法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成套技术。同时,四川省要在每个地级市至少建立1个满足废旧动力蓄电池回收需要的新能源汽车维保网点和回收服务网点。

  事实上,随着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报废将进入爆发期,截至目前,全国多地都已出台关于动力电池回收的试点方案。

  2018年8月,工业和信息化部、科技部等七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做好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工作的通知》,要求在全国部分地区开展动力电池回收试点。京津冀地区、山西省、上海市、江苏省、浙江省、安徽省、江西省、河南省、湖北省、湖南省、广东省、广西壮族自治区、四川省、甘肃省、青海省、宁波市、厦门市17个地区被确定为试点地区。

  其中,2018年12月18日,京津冀三地联合出台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方案中提到,京津冀地区新能源汽车较为集中,动力蓄电池从2018年开始出现大规模“退役”,仅2018年退役3466吨,2019年这一数字将猛增到6483吨,2020年将“退役”10446吨。因此,三地将构建京津冀地区动力蓄电池溯源信息系统,打造涵盖动力蓄电池回收体系建设、梯次利用和再生利用的全产业链,计划到2020年京津冀地区基本建成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体系。

  动力电池回收市场仍存痛点

  从2018年开始,动力电池开始陆陆续续进入“退役”期。起点研究的数据显示,2018年动力锂电回收市场规模达10亿元。

  有相关机构预测,电池回收利用市场规模将在2020年达到65亿元左右,其中梯级利用市场规模约41亿,再生利用市场规模24亿元。到2023年,市场规模合计将达到150亿元,其中梯级利用的市场规模约57亿元,再生利用市场规模约93亿元。而根据今年2月22日工信部发布的《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调研报告》预测,到2020年,退役电池将主要集中在新能源汽车保有量较大的京津冀、长三角及珠三角地区。

  随着市场规模的不断扩大,各路整车企业以及动力电池生产企业和资本也开始瞄准电池回收,纷纷抢占动力电池回收市场。2018年1月4日,长安、比亚迪、银隆新能源等16家整车及电池企业与中国铁塔公司达成合作,以解决退役动力电池回收再利用等问题;2018年3月,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签署战略合作谅解备忘录,共同推进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回收再利用;2018年5月,光华科技设立珠海中力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开展锂电池的梯级利用、回收、拆解及再制造等业务;2018年11月12日,北汽集团下属企业北汽鹏龙与光华科技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将在退役动力电池梯次利用和废旧电池回收处理体系等业务上开展合作……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不少上市企业通过与车企或电池厂商合作,加大其在动力电池回收市场的布局。

  但有研究动力电池方面的专家告诉新京报记者,动力电池回收处理需要达到数量要求后才能实现盈利,但目前行业并未形成规模,上述企业要解决投入和收益的平衡仍需一段时间。

  该专家还指出,无论是梯次利用还是再生利用,动力电池回收行业仍面临回收成本高、利用率低、行业技术规范不完善等问题。其中,梯次利用技术有一定进展,但还存在技术瓶颈。例如,梯次利用仍存在效率偏低,电池剩余寿命及一致性评估等技术不成熟的问题。此外,尽管废旧电池再生利用行业已有一定规模,但行业还存在锂金属回收率不高、多种电池回收处理兼容性不强等问题。